导航: 主页 > 小吊机 >

小吊机

谌利军:奇观,来自永不停歇的斗争2021-08-30


  光明日报记者 赵嘉伟

  一个月前,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举重赛场上,进场、提铃、送高,谌利军一鼓作气,把等候了五年的金牌高高“举起”。

  这枚金牌的获得,触目惊心。抓举试举停止的谌利军,落伍对手整整6公斤。

  求稳仍是求胜?谌利军想到了五年前的里约奥运会,自己由于腿部抽筋遗憾退赛。

  现在在东京奥运会的赛场上,扬眉吐气的时刻到了。只剩下两次试举机遇,谌利军将重量加到了187公斤,比第一次试举足足进步了12公斤。在轻量级的竞赛中,这种杠铃分量的加法十分常见,同时,这也是他在重大比赛中的最好成绩。

  这种孤注一掷地撒手一搏,象征着一旦失败,谌利军不仅拿不到金牌,甚至基本无奈走上领奖台。

  一声咆哮,背水一战,他稳稳地将杠铃举过火顶,有了!他拿到了这块早就应当属于他的金牌。谌利军在宏大的压力下扭转乾坤,为中国代表团摘得东京奥运会的第六金。

  当187公斤的杠铃被谌利军高高举起时,湖南省安化县东坪镇的一个小城市沸腾了。多年前,谌利军恰是衣着一双简直磨穿了底的拖鞋从这里走出去,走进了益阳市少儿体校。在谌利军的家中,袒露的水泥砖上还残留着漏雨构成的水渍,没装玻璃的窗户,四周通风,客厅里摆着的一台冰箱曾是家中独一的电器。

  谌利军的妈妈谌友珍告知记者,当初并不支撑本人的儿子去训练举重,十多年来,谌利军春节仅回过一次家,然而当初她不懊悔了,为祖国争了光是这个小村落莫大的声誉。

  2003年,年仅10岁的谌利军开始训练举重。“谌利军是个好苗子,是我带过的最优良的学生。”提起自己最自得的弟子,教练蒋益龙总是不经意嘴角上扬。

  体校的训练馆,是由本来的锅炉房改革而成的,只进行了简略的装修,条件非常艰苦。杠铃片零碎地重叠成一摞一摞,每一个杠铃杆上都是斑斑锈迹,地面凹凸不平的处所就用木板拼接起来。唯有训练馆正门外的标语格外背眼,其中写道,“举起乾坤,托起盼望”。

  在这间面积不大、前提艰难的训练馆里,最多有过四十多个孩子同时进行训练,谌利军曾经就是其中的一员。

  半蹲、硬拉、高抓、高翻……举重项目标训练分外单调,一个技巧动作要反复3万次以上才干基础定型,对个人的意志力和忍受力是极大的考验。然而,谌利军没有退缩,天天老是第一个来到训练馆开端训练。“谌利军是咱们这里的‘常胜将军’,晋升幅度最大,名字在成就表上就不掉下来过。”蒋益龙说道。

  在谌利军进入体校的第二年,家中就突遭恶运,父亲可怜逝世,家庭的重任全都落在了谌利军的母亲谌友珍的肩上。为了让儿子可能安心练习,她一个人同时打三份工,工作起来没日没夜。

  生涯的苦跟训练的累忽然都压在了这个十几岁的小伙子肩上,却更加加强了他肯刻苦、向前跑的冲劲,紧握杠铃的手更加充斥了力气。2010年,谌利军失掉世界青年锦标赛冠军,三年后,取得世界举重锦标赛冠军。随后多少年,他不仅屡次斩获世锦赛冠军,还三次攻破了世界纪录。

  离东京奥运会仅剩不到一年的时光,谌利军却不慎肘部肌腱撕裂,紧迫进行了手术,右臂留下一道长十多厘米的伤疤。但是他没有停歇,仍然投入训练,半年后加入了亚锦赛,胜利获得了东京奥运会的参赛资历。

  “我们在和时间赛跑,每多举一点重量,我的信念就增强一分。再也没有挫折能够吓到我,今天的比赛也是如斯。”这一次,随同着国歌,五星红旗飘荡在奥运奖台上。在夺冠后的采访中,谌利军又落泪了。“一路走过来,真的很不轻易。”他终于拿到了这枚久违了的金牌。

  《光亮日报》( 2021年08月28日04版) 【编纂:郭梦媛】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